登陆,或者 注册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2022-05-12 12:42:47 点击:3 评论:0

有多少情侣因为不吃香菜分手了?

作为菜店交际花、舌尖外交官,不管面临多少争议和嫌弃,香菜一直在进化。其强大的联名能力,让隔壁新秀螺蛳粉都望尘莫及。

当人们第一次在休闲零食区看到香菜味薯片、香菜味饼干,并满怀好奇地买下它,可能还仅仅把这次“冲动购物”,当做自己寂寞味蕾的一回短暂出走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可当香菜将方便面里的蔬菜包挤兑走,并取而代之,让原本没有存在感的一包配料,翻身成为决定整碗泡面口味的存在时……

无数人由“红烧牛肉味”构筑的童年记忆开始崩塌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人们这才发现,事情并不简单——

香菜不甘心做配角,它的目标是统治宇宙。

仿佛得到了高人指点,香菜对人类心智的占领是全方位无死角的。

从让人闻风丧胆的“香菜牛奶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结合了香菜和大蒜的“香菜蒜香牛角包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让爱香菜和不爱香菜的人都沉默的“香菜拿铁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全办公室都沉默了/图源微博@淘宝

还有令人闻风丧胆的“香菜月饼”“香菜流心汤圆”“香菜酸奶”“香菜饺子”……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哪怕是最不容易醉的酒精爱好者,也会在一瓶散发着香菜芬芳的精酿面前,表现出一丝扭捏和犹豫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“我真的不会喝酒”

如今在搜索栏随便输入一种食物+香菜,你大概率都不会失望而归。

比起香菜宏大的事业心,人类的想象力倒显得有点贫瘠了。

以至于上个月某品牌宣布推出香菜口味的冰淇淋,一度有人以为是算错愚人节日子的网友开的玩笑。

直到拿着号码牌站在甜品站前,亲眼看着工作人员给那杯洁白的圣代,撒上了厚厚一层冒着绿光的香菜碎屑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冰淇淋:我不干净了

尽管很多尝过的人宣称这款圣代并没有很重的香菜味,只是淡淡的青柠酱味道+奶香。

但对于不能接受香菜的人来说,香菜味等同于臭虫味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“任何一种食物只要沾上香菜,就和直接吃臭虫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欧芹+臭虫=香菜

这不是恶意诋毁,只是很多“未经世事者”人生第一次品尝香菜时的真实体验。

将这外表朴实无华的绿叶菜放进嘴里咀嚼的那一刻,它好像变成了肥皂、霉菌、泥巴、虫子……差点抑制不住身体本能的呕吐冲动。

这种新奇的味蕾体验占领了大脑的理智区域,眼前闪过老房子掀起的床垫,久未疏通的下水道,以及包着臭虫的馅饼。

“我直说了吧,香菜就是绿色的屎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如果说吃折耳根是一种探险行为,只要不尝试就不会死。那么对于讨厌香菜的人来说,不小心吃到香菜无异于失足踩翻了井盖。

接过套餐里免费送的甜点,准备美滋滋用这颗抹茶味冰淇淋球愉快结束晚餐——

发现是香菜味冰淇淋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和crush的男生约在酒吧喝一杯,喝下手里这杯mojito的时候还在期待今晚会不会有什么进展——

看错了不是薄荷叶,是香菜叶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要不你还是把我删了吧

办公室喝杯下午茶,把同事送的方糖顺手丢进奶茶里,熟练地和杯中饮料搅拌搅拌——

是能把任何饮料变成香菜汁的块状浓缩香菜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?

“到底口味多变态才会把这个小方块随身携带,以防自己随时随地犯香菜瘾?”

“眼前这杯浓郁的香菜饮料和毒药有什么区别?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香菜到底有多“聪明”,才懂得把自己伪装成各种无公害的食物,我们不得而知。

被骗多了的结果是,饭桌上所有出现的绿色都变得可疑起来。就算你不是甄嬛,此刻也渴望拥有一副属于自己的银筷。

每个忘了备注“不加香菜”的外卖,都是潘多拉魔盒。

“绝望的是每次忘了说,老板都会特别慷慨地把香菜量加满。”

更难以接受的是明明备注了忌口,却被老板忽视。以至于之后点外卖,总忍不住多提醒几句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就这样得了香菜ptsd综合症

毕竟对于那些坚决不碰香菜的人来说,一盘菜里装点的几片香菜叶,无异于一锅汤里的老鼠屎。

于是在饭店里,人们总能看到一些花上足足20分钟,一点点把碗里的香菜末捞干净才下嘴的不吃香菜党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略显生硬的机翻,也挡不住字里行间的厌恶

在他们眼里,如果一条烤鱼被覆盖上了满满的香菜,那么它死后魂归大海与兄弟姐妹相见,都要羞愧得原地再死一次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而每次参与1人以上的聚餐,不吃香菜就成了一种原罪。

一旦你说出那句“不加香菜”,便会立即收到来自四面八方亲友的凌厉眼神,当场丧失对今晚菜单的发言权。

即使你吃遍天南海北的美味,也会因为不吃香菜被钉在“挑食”的耻辱柱上。

“他们甚至对那些不吃葱姜蒜青椒生菜蒜苔的人抱以理解。”

“但我在说出自己不吃香菜,感觉被全桌人用眼神处刑了一遍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只能在内心爆炸,并担心一会儿的菜品“含香量”有多少

在不吃香菜人看来,所有餐厅都应该像标注“禁止吸烟”一样,标注“禁食香菜!”

如果菜品含有香菜,那就写在菜单上显眼的位置,而不是给远道而来的食客一个“惊喜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在不吃香菜党的认知里,“吃香菜,毋宁死”。

这在对香菜无所谓、甚至极爱这一口的人眼中是不可理喻的。

没错,跟“仇恨香菜党”相反的,世界上还有一群嗜香菜如命的人——“喜爱香菜党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有人“不要香菜”,就有人“多放香菜”

香菜今日能跻身网红界,除了迎合了广大网友的猎奇心,与这群人的热烈追捧也脱不了干系。

对他们而言,没有香菜的一桌菜和没了气的可乐、不能蘸麻酱的火锅有什么区别?

不论是哪国料理,盘子里那一抹绿色散发的新鲜、芬芳味道,不仅去腥提鲜,更是心灵的慰藉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有时候,它甚至不需要太多复杂的搭配,一份“完美的香菜沙拉”,只需要香菜本身的堆叠,就足以让狂热者流口水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主食是香菜,配菜是香菜,酱料也是香菜

有时候你都分不清,到底是香菜确有其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,还是这单纯是一种对不吃香菜党的挑衅。

实际上,“吃不吃香菜”不仅仅是喜好问题,它可能是与生俱来的——

科学家发现,人体内的“OR6A2”这一嗅觉基因,决定着我们对醛类化学成分的敏感程度。

而在香菜叶中含有的40多种化合物中,醛类占比高达82%。所以携带OR6A2基因的人,会敏锐地捕捉到香菜里接近肥皂味的醛类物质,自动成为“讨厌香菜党”。

据统计,全球约有15%的人因此讨厌香菜。这类人群的比例在东亚最高,达到21%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“讨厌香菜党”眼中不能忍受的四种东西

有语言学家试图追溯香菜这个词的词根,发现它和希腊语中的臭虫(bedbug)是同源的。

一香一臭,似乎就暗示了我们在对香菜态度上的争执。

这种争执自古有之。《本草纲目》里对香菜的记载是:“冬春采之,香美可食,亦可做菹”。

佛学著作《天畔经》里则写道:“若误食此菜者,不生悔。长劫处阿鼻地狱,无有出期。”大意是,误食香菜会不知悔改,要下阿鼻无间地狱,没有脱出的机会(但也有人认为,这里指的可能是大蒜或葱)。

而我国山东的传承百年的地方特色美食“景芝小炒“中,最经典的就是那盘“香菜炒肉丝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图源微博@文旅山东

可以说从香菜在地中海发源起,“香菜问题”就是个无法达成的共识的迷。汉朝张骞出使西域将其带回中国,只不过是进一步打开了话题广场。

跟“酒精过敏”能成为逃过劝酒的借口不同,不爱吃香菜的科学解释,并不能让人拥有躲过一劫的体面,反而助长了“爱香菜党”的嚣张气焰。

毕竟放眼全球,喜欢香菜的人在数量上还是占了压倒性的优势。

2016年,在日本一场“年度菜肴”的评选中,香菜就凭一己之力打败了著名的熊本拉面和牛肉丼,当选为“大众最喜欢的食物”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不仅如此,在日本,香菜的铁杆粉丝还有一个专有名词“pakchist”。

他们因为太迷恋香菜的气味,把自家专门卖香菜的饭店都升级成了“香菜澡堂”,让客人从头到脚享受phakchi(香菜)的香味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为了让人们在家也能享受“香菜浴”,有厂商干脆用干燥的香菜制作了浴包,还附赠纪念品——一对香菜形状的树脂耳环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日本大阪市的GoGoPhakchi

也有人坚信,香菜味香皂是让人更有魅力的气味单品。一双仿佛刚切完香菜留有“余香”的手,比被初恋牵过的手更加值得回味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某些香水品牌推出了香菜味的香水,更是深情地将它的气味描述为:

“让我想起那些被偷走的美好片刻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香菜味香水

总之,香菜早就不是菜市场上被摊主随手赠送一撮、或是当作找头的配料。它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流量密码。

随着香菜元素愈来愈多在饭桌和生活中出现,你无法预料会在何时何地看到“喜爱香菜党”和“讨厌香菜党”的大战。

喜欢的人宁愿让它种遍世界;讨厌的人,坚持追求着不被香菜冒犯的权利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看点赞数甚至难分伯仲

超市里,讨厌香菜的员工在标价旁边,冒着被开除的风险给它加上备注:

“用这个去毁掉被你投喂的人的人生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音乐节上,有人穿着“讨厌香菜”的文化衫去跳水,总能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豆瓣上,也有人在“香菜去死去死团”小组里抱团取暖,力求在“就爱吃香菜”和“我们爱香菜”的夹击中夹缝求生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还有一个“世界反香菜联盟(IHateCilantro)”组织,持续用实际行动来说服更多人不吃香菜,坚定地对这种“人类已知最恶心的食物”说不,直至它灭绝。

“我们誓与一切香菜为敌,我们才是地球上最理性的人。”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每年2月24日的“世界讨厌香菜日”,是对他们而言仅次于新年最盛大的节日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而他们最欣喜的,莫过于在物资抢购狂潮里,看着仅剩的香菜成为没人买的孤儿商品吧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可以预见的是,只要香菜这一物种不灭绝,对其喜恶的争论就会永远存在。

它“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”的奇特属性,也会让自己不断站到风口浪尖上。

但就如世界第一家香菜专门餐厅的老板,Kyo Satani所说:“香菜是爱好和平的人们所喜爱的香草。”

相比进攻,理解或许是解决纷争更好的解药。

毕竟连鸳鸯锅都被发明出来了,“恨香菜党”跟“爱香菜党”可以同食的料理估计也不会太远了。

你不吃香菜?那我们分手吧!

标签: 香菜

热门美食推荐

热门文章推荐